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袁惟仁成植物人,儿子出面否认父亲“抛妻弃子”…

此文为【高能E蓓子】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转载请后台联系,但欢迎你们转发到朋友圈。

时间过得飞快,记忆中的袁惟仁身材较胖,有“小胖老师”的别名↓

近年再看到他的照片时,人瘦成了“皮包骨”,两颊凹陷,简直是判若两人↓

袁惟仁怎么了?

据台媒报道称,袁惟仁身体持续恶化,双眼睁开却不认识人,所以被医生判断为植物人状态。

这时候,有部分人抱着“因果报应”的观念,认为抛妻弃子的负心汉终于受到应有的报应。

然而,袁惟仁的儿子站出来反驳了这一说法。

生病这件事,要追溯到2018年10月17日。

袁惟仁在上海录制《星动亚洲》,没想到突发脑溢血,在酒店浴室内倒下,头部撞到浴缸,陷入了深度昏迷,他当时的女朋友立马让节目组联系医院。

紧急入院后,袁惟仁瘦了40斤,病危两个多月才醒来,随后,他才返回台东老家静养。

中间一双儿女从台湾赶来看望

那时候,经济人刘先生对外宣称“袁惟仁已经可以认人,肢体可以做握手和简单响应,气管切开暂时不能说话,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来源:中国日报网

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袁惟仁再度跌倒住院,病情每况愈下。

为了看病,袁惟仁几乎耗尽了半生积蓄,朋友们得知他陷入经济困境,纷纷慷慨解囊。

张宇、巫启贤、游鸿明、莫凡等音乐人专门设立了“小胖基金”,每个月固定给一笔钱,以此维持老友的日常开销。

从台前到幕后,好友遍布音乐圈,全是袁惟仁多年来打拼的结果。

1988年,袁惟仁与莫凡在民歌西餐厅驻唱,两人就此相识。

三年后,两人成立“凡人二重唱”组合并加入大滚音乐,莫凡为主唱,袁惟仁为和声,“凡人”便是在他俩的名字中各取一字,同时也表达了平凡也可以很快乐的音乐理念。

虽然自己还没在音乐圈站稳脚跟,但袁惟仁还没忘记提携朋友。

很快,他便向公司的核心人物“政哥”蔡宗政推荐了好友张宇,那时候张宇感冒未愈,嗓音沙哑,于是政哥朝袁惟仁发火道“你怎么介绍一个唱歌这么难听的歌手给我?”

袁惟仁好声好气地解释,希望多给张宇一次机会,后来再次约见面,张宇表现亮眼,因此顺利入职公司,“宇式情歌”被广为传唱。

另外,凡人二重唱凭借《大伙听我唱支歌》《心甘情愿》两度斩获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奖。

但,组合的形式终究会局限个人的发展,成团四年后,两人友好地分开。

袁惟仁慢慢地摸索出属于自己的发展方向,发挥自己在音乐创作上的造诣与才华,专注于幕后发展。

此后,袁惟仁进入上华唱片担任制作人,成为不少天王天后背后的男人。

那英的代表作《征服》,由他填词&谱曲,顺道入围了金曲奖最佳作词以及最佳作曲;

王菲的《旋木》,也是由他操刀作曲,两人曾有多次合作。

同时,袁惟仁还给S.H.E、齐秦、迪克牛仔、动力火车等人担任专辑制作人。

S.H.E还唱过一首歌《听袁惟仁弹吉他》,间接提高袁惟仁的知名度,这首歌道尽音乐制作人“心酸的浪漫”。

后来,袁惟仁跑到内地当评委,以犀利毒舌而闻名。

事业发展顺遂,爱情路却曲曲折折,袁惟仁身上主要的槽点集中在感情上……

原本,袁惟仁曾有一段被人艳羡的婚姻。

2000年,他与女演员陆元琪谈起了恋爱,女方出演过《国中女生》《五个女子与一根绳子》等作品,不过作品产量不多,名气不大。

爱玩爱闹的女方还和朋友共同经营了一家酒吧,因此意外与袁惟仁结缘。

彼时,酒吧发生打架事件,袁惟仁挺身而出,充当了护花使者,最终成功打动芳心。

两人婚后生下一双儿女,大儿子叫袁义,小女儿叫袁融。

然而,现实中的爱情并没有想像中美好,甜蜜仅仅维系四年。

袁惟仁频频被狗仔拍到与年轻女子之间来往甚密,陆元琪感到十分痛苦,一度患上抑郁症,吞食安眠药尝试自杀。

大儿子出生后,陆元琪不幸患上子宫颈癌,先后动了两次手术,袁惟仁却视若无睹,陆元琪的心一点一点冷下去。

起初,为了家庭的完整,陆元琪选择继续维护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

等到2016年,她再也忍不了了,提出离婚,一双儿女归其抚养,并且在网上发泄多年积怨,怒骂男方“你们这些习惯在外面玩女人的男人!你们这些为了玩女人不顾家里妻小的男人,下地狱去吧!!!”

离婚后第二天,袁惟仁立马约见另一位“长发校花”,据说他还没离婚就和校花在一起了……

来源:凤凰娱乐

袁惟仁将房子车子都留给了前妻,但是没有还清贷款,并且,他还多次拖欠抚养费。

陶晶莹曾在《吐槽大会》上直接点明,“我觉得节目组不要把通告费给袁惟仁了,直接给我,我还可以转交给他的前妻,帮他抚养孩子,如果你直接给袁惟仁,他只会去创造更多的孩子……”

的确,陆元琪每月扛两万房贷,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她不得已复出上通告赚钱,综艺咖大多靠贩卖私隐为生,她也不能免俗,多次在节目主动Cue前夫,还在节目里大爆自己未婚前与知名女星包养同一个牛郎。

烦心事接踵而来,女儿大了,叛逆不服管,学校想将其劝退,陆元琪只能在网上发帖寻求帮助。

后来,陆元琪听到前夫出事,放下怨恨,前去探望,只不过独木难支,她没有余力再管别的事,于是决定停止见面。

没想到袁惟仁的大姐与二姐看不下去了,两年前,直接开撕前弟媳,认为她们一家子寡廉鲜耻、惺惺作态,侄子、侄女的孝顺只停留在表面,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拜托,两个还在读书的小孩子能做什么呢?

但就在这阵子,袁惟仁的儿子发文了。

他说,父亲只是在休息,没有做错任何事,还表示“他不知道你们怎么骂他,但是我会”,为纷纷扰扰的争论画上休止符。

只能说,前妻教孩子是真的教得好,在艰难的环境下长大,还被袁惟仁的大姐二姐发文抨击,还是愿意出来维护父亲。

亲情这条纽带,仍然一直牵系着他们。

就希望小胖老师还是早点好起来,如果能康复,多和家人相处吧。

所谓的现世报,将情感与疾病这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强行结合起来,bug很多,不能细究。

难道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病人便是“全员恶人”,生病就是上天的报应?

此说法无疑像刀子划在病患家属的心上。

况且,人体如同机器,每个零件都有保质期,只不过,很多人也把自己真的当成了“机器”,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以随心所欲,想怎样就怎样。

但实际上,机器都会坏,何况人会有脆弱的时候。在那样的时候,还请“抱紧眼前人”,千金易得,而情义难得啊。

做有深度的心灵SPA和有格调的故事

喜欢请分享哦!么么哒!

E姐换新Logo咯!各位闺蜜认准正版↓↓↓

都市男女的心灵SPA

以学术的严谨看贵圈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