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中文流行音乐史上四张最优秀的翻唱唱片

SALUTE

1. SALUTE : 张国荣 出版 : Cinepoly新艺宝

salute是我最爱的一张翻唱唱片,整张专辑风格中统一,很好地体现了哥哥那感性醇厚的中音,除了《这是爱》感觉略逊于泰迪罗宾的原唱,《似水流年》与梅姑各有特色算打个平手,其余八首歌均超越了原唱,尤其是《童年时》、《明星》、《滴汗》、《从不知》这几首,是哥哥真正唱出了歌曲的灵魂。

有一种伤感,痛苦却不失凄美,那份美,绵绵地沉睡于回忆;有一种歌声,能穿透时光的冰墙,透进心底,唤醒记忆,它本就属于这记忆,属于这伤感中的美。这歌声便是哥哥的《SALUTE》。

这份专辑是新艺宝公司在1989年为哥哥出的。专辑中包括了《童年时》、《但愿人长久》、《纸船》、《明星》、《从不知》、《滴汗》、《漫天风雨》、《这是爱》、《雪中情’89》、《似水流年》十首歌,全部都是哥哥翻唱的经典老歌。悉心听来,歌曲中平稳、多情,浅唱低吟的风格让哥哥演绎得入木三分,而哥哥沉迷浓酽的嗓音也在这些老歌中得以张扬,二者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闭上眼睛,让心灵畅游于《SALUTE》中,很容易便能感受到《童年时》的神往,《但愿人长久》深情,《纸船》的期待、《明星》的迷惘,《雪中情’89》的纯情,《滴汗》的性感,《漫天风雨》的温柔,以及《似水流年》的怀旧。特别让人难忘的是,有一种情感,始终贯穿于整张专辑中,那便是淡淡的忧郁。在这黯淡愁云中,我品味了《似水流年》中的怅然若失、《纸船》中的欲语还休;感伤于《但愿人长久》中的默默祈愿,《从不知》中的蓦然回首;恍惚于《明星》中的彷徨迷惑,《漫天风雨》中的深情款款。即使是《滴汗》这样一曲充满了诱惑的情歌,都飘忽着一种令人不安的煎熬。

夜深时,独听《SALUTE》,沉眠于记忆中的情感会不自觉地被歌声唤醒,旧时的点点滴滴,一种颜色,一种气味,一个单纯明净的笑容,都会于脑海中不经意间苏醒,让人在歌声中感动,在伤感中沉醉。

能把伤感变成美,变成一种沉醉的,一直以来都认为只有哥哥,而这张《SALUTE》,更是把这种伤感之美张扬到了极致。专辑中《漫天风雨》、《似水流年》、《但愿人长久》有很多人曾经翻唱过,可是真正能唱到让人心醉神迷,笑亦流泪,哭亦沉醉的,只有哥哥。哥哥的歌一直都是多元的,时而浪漫,时而洒脱,时而妖娆,时而多情,可是不论是这张翻唱的《SALUTE》还是后来完全出自于自己的《红》、《大热》等等,他歌声中的那份淡淡的伤感与优雅,始终都不曾改变过,这也是别人所无法模仿的。

“当你见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我;可有记得当年我的脸,曾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当你记起当年往事,你又会如何,可会轻声凄然唉谓,怀念我在你心中照耀过?”

现在说起伤感与忧郁,显得是那样的残酷,可正是这份伤感,正是这份忧郁,打开了我们情感的阀门,震撼了我们的心,给了我们从未有过的享受,在我们的记忆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迹,与我们的青春融在了一起,永远无法抽离。多年以后,当我们回过头再听这份《SALUTE》,再次融入哥哥情深几许的歌声中,记忆的门还会为之敞开吗?留于我们心中的哥哥,将会是怎样的一副容颜?我们今日的沉迷、悲痛与怀念,历经时光的洗礼,又将会呈现一种怎样的光景?

当红尘掠过,芳华渐老,记忆中随风飘散的是浮尘,是世俗,而沉淀下的,是凄美,是精髓,是《SALUTE》,是张国荣。

EX All Time Favourites

2. EX All Time Favourites : 关淑怡 出版 : 宝丽金

可能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这么一张专辑的存在,但这张专辑的水准却是丝毫不逊于张国荣的《Salute》,我个人以为,这张专辑和《Salute》可并列为中文歌坛最出色的2张翻唱专辑。

关淑仪早期以偶像歌手身份出道,宝丽金希望以她代替当时退出歌坛的陈慧娴,在经过“难得有情人”“夜迷宫”“爱恨缠绵”等歌曲的走红之后,关淑仪渐渐开始摆脱偶像地位,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绎风格。她有这一把相当别具一格出色的声线,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结结实实发出来的,而是很不经意的飘出来的,很有些虚无缥缈的迷离色彩。当她能够熟练地运用自己的特色的时候,这张代表歌手演唱功力和个人风格的翻唱专辑也就应运而生了。 这张专辑中最为有名的作品可能就是起首的那首“忘记他”了,本来是邓丽君用她甜甜腻腻的声音演绎一首中规中矩的哀怨情歌,给关淑仪唱来才真正显出神韵,在王家卫的“堕落天使”中也选择了这首歌做配乐,当酒吧中响起“忘记他”的时候,此情此境一下子就把整个人完全罩住,这首歌的选用可以说是这部电影的点睛之笔。 专辑中有2首合唱歌,分别是与宝丽金的2位大哥大合唱的,一首是由谭咏麟参与合作当年他自己的“唱一首好歌”,谭咏麟的声音温暖而醇厚,关淑仪的声音轻灵中透着一丝冷艳,阴阳相济,配合天衣无缝;另一首是和张学友合作的“问”,张学友的声音低沉而实在,关淑仪的声音高佻而有些需无,一虚一实,相得益彰。(说开一点,结合日后和黄耀明的那首“万福玛丽亚”,关淑仪的可能是香港歌坛最善于和男歌手合唱的女歌手了) 很巧的是,这张专辑里面,她也翻唱了张国荣在《Salute》里面选过的“这是爱”,当然也就很自然地会去做一个比较。对她来说,选唱这首作品简直可以说是“双份珠玉在前”。;-)张国荣的版本是沉到底,而关淑仪的版本是飘到顶,2人用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各走2个极端的方法来演绎同样的一首作品,但竟然都能将那种醉生梦死的感觉表现的淋漓尽致。实在是难分高下,只能各打100分。更令我吃惊的是,专辑中她还翻唱了张国荣的经典作品“拒绝再玩”,总所周知,张国荣就是靠着这类不羁的快节奏作品走红的,谁曾想关淑仪的版本竟然更胜一筹,把那种都市青年看似放荡不羁,实则内心空虚苦闷的感觉用她那种迷幻的声音和那种看似一切都轻飘飘无所谓的唱腔唱得入木三分,相比之下,张国荣的版本只能说热闹有余,浮于表面了。 专辑中最为出彩的作品还算是那首“深夜港湾”,制作人非常别出心裁的在左右声道分别用她在2个音域唱的混合,一高一低,到高潮部分才并为一个声音,听觉效果相当好。那种“长裙随急风飞舞似浪漫,却在别时人渐散,黑色丝巾,风中飘满寂寞,荡入这港湾;随霓虹千盏风里我读站,远望渡轮随浪去,身边呼呼北风,已经不感觉冷,今晚最冷已是我心间。”的凄冷、孤清、决绝、寂寥都随着歌声飘入听者的心底,回味无穷。 纵观整张专辑,除了“李香兰”略逊于学友的原版本,其他都有青出于蓝的表现。

关淑仪的个人风格相当之浓厚,一方面归功于她独一无二的声线、唱腔和她对歌曲炉火纯青的拿捏,另一方面10首作品在编排上的改编也是功不可没,事实上,这些改编人都是乐坛鼎鼎有名的人物,正是他们为关淑仪度身定做的这些编排,才最后成就了这张值得在整个中文乐坛被永远记住的出色专辑。

这张专辑虽然当初的销量并不算很好,知名度也不高,但有趣的是,1997年宝丽金在那个开热热闹闹再版专辑风潮先河的“88极品音色系列”中,第一批就再版了这张专辑。联想到华纳也为林忆莲再版了当初销量奇惨的“野花”专辑,似乎用事实在告诉我们,一时的销量和流行实在说明不了什么,真正的好东西在岁月流逝中自然会沉淀下来的。说句大白话就是,别以为唱片公司都是傻子,他们其实很清楚自己拥有的东西哪些是宝贵的财富,哪些是骗钱的垃圾 。

留声Ⅲ

3. 留声Ⅲ-出塞曲 : 张清芳 出版者 : 点将唱片

张清芳的《留声Ⅲ-出塞曲》是我最爱的一张国语翻唱唱片。虽然其影响力不如王菲的《菲靡靡之音》,但我还是把它放在了第三的位置上。张清芳在大陆的知名度不算很高,在台湾却是一位既叫好又叫座的天后级人物,曾两获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演唱人奖。这张《留声Ⅲ-出塞曲》中她成功地翻唱了一批70年代末,80年代初流传一时的校园民歌经典作品。其中翻唱了蔡琴的两首代表作品《出塞曲》和《你的眼神》,如果说蔡琴那醇厚深沉的嗓音更能传递《你的眼神》中的含蓄内敛的情绪,那么张清芳那清澈激越的高音则更好地表现了《出塞曲》的苍茫大气与荡气回肠。《偶然》是专辑中另一首经典, 徐志磨诗中的空灵幽远的意境和潇洒豁达的心态被张清芳完美地演绎出来, 我不知道这首歌的原唱是谁,对我来说,张清芳版的《偶然》就是最完美的版本,我只爱它现在的样子。《月琴》原来写给李建复的歌,被郑怡“强行霸占”了,也因此生出一首惊世之作。歌词中有对乡土音乐,民间艺人的关注。这是一首真正融合了传统的校园歌曲,代表了流行歌曲的一个方向。张清芳的演唱同样极具说服力,那华丽的高音令人惊叹。其它如《欢颜》、《风儿轻轻吹》、《让我们看云去》都是名重一时的作品,原唱是齐豫、刘文正等巨星,张清芳都唱出了自己独特的味道。而稍冷门一些的《花戒指》、《惜别》也不可错过, 我真的惊叹台湾流行音乐的民歌时代原来留下了如此多的优秀的作品。 整张专辑风格统一,可听性极强,又始终贯穿着一种清雅爽朗的人文气质,的确是中文翻唱唱片中不可错过的经典。

菲靡靡之音

4. 菲靡靡之音 表演者 : 王菲 出版者 : Cinepoly新艺宝

一位歌手翻唱另一位歌手的作品很正常,一位巨星重新演绎另一位巨星的作品也很正常,但如果是一位巨星在一张专辑翻唱来自同一位巨星的作品,就比较少见了。因为由于先入为主的天秤总是倾向于首唱者,所以翻唱都历来都是处于一个比较吃亏的地步,保持原味会被说成保守,标新立异又容易过火。一首一首的翻唱已经如此困难,更何况是一整张翻唱同一位歌手的作品,那种比较更会放大的方方面面,甚至一不小心会让制作人都会晚节不保。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无缘听见罗大佑翻唱一整张的Bob Dylan专辑,也不太有可能在未来会听到一张由周杰伦翻唱罗大佑作品的唱片。不过,华语歌迷还是幸运的,至少在1995年,我们拥有了一张王菲翻唱邓丽君歌曲的专辑——《菲靡靡之音》。

《菲靡靡之音》推出的时间,恰值邓丽君在泰国清迈突然去世的两个月后,因此许多人难免会将这张专辑当成是一张应景的纪念追思大碟。但实际上这却是一张在邓丽君生前就已经开始策划的唱片,而且在最初“新艺宝”老板陈小宝的概念里,原本是准备以合辑的形式来推出这张专辑的,其最为重头的部分,就是邀请邓丽君与当时已经贵为一线天后的王菲合作一首歌曲。不过,面对年少时的偶像,王菲对于这个概念却显得极其的“自私”和“霸道”,干脆提出了单干的想法,以同时期的“新艺宝”合约艺人名单推断,王菲的这个独吞之举,很有可能是让苏永康和“软硬天师”等艺人失去了这么一次出风头的机会,不过,倒也正是如此,才让这张专辑避免了其它翻唱专辑群星上阵的俗套,而成就了王菲音乐生涯的又一个新高度。最终,专辑在多次联系邓丽君未果的情况下开录,而仅仅过了一周,就传来歌后不幸身亡的噩耗,也将这张原本还算是普通的翻唱专辑,阴差阳错的推入纪念大潮的洪流中。

对于“新艺宝”来讲,《菲靡靡之音》或许只是它们花几个月的时间,为王菲制作的一张翻唱邓丽君歌曲的专辑而已。但是对于王菲来讲,这却是一张筹备了整整二十年的专辑,不仅是对青春的祭奠,也是自创门派之后,对当年恩师的一次谢师礼。

《菲靡靡之音》这张专辑真正的起点,还要追溯到1985年的内地。当年的王菲,怀揣着一种对音乐单纯的梦想,对邓丽君这位音乐启蒙老师的真诚感谢,在云南音像出版社发行了她的首张专辑《风从哪里来》。值得一提的是,在那个内地歌迷如饥似渴的年代,通讯的不畅,也让翻唱这种形式成为内地歌迷获取音乐养分最官方的一条途径。也正是在这种畸型的音乐市场下,造就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内地的流行歌星,如陈汝佳、解晓东、张行、张蔷、曾焰赤、那英、田震、乔华等,而在原创这个概念还未浮出水面时,翻唱就是他们音乐生涯的大部甚至全部。其中有些歌手最终以翻唱歌手的名义名垂青史,如陈汝佳、张蔷,有些歌手则在机缘巧合之下,开始了她另一种全新的演绎生涯,如那英,如田震。而还有更多的歌手,如苏冉、王平、秦齐这些当年用来和苏芮、王杰、齐秦混淆视听的假名歌手,则顺理成章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重听《风从哪里来》,以及一年之后的《邓丽君故乡情》两张专辑,如果你不够细心的话,你甚至很难听出这不是邓丽君演唱的版本,因为无论是咬字、韵味,王菲翻唱的仿真度,都几乎达到了90%,除了一些鼻音暴露出她本色的印迹之外,如果在当年的盒带上打上邓丽群、邓羽君这样的名字,也绝对不会被邓丽君歌迷要求退货。

有了这样的历史,无论王菲在《菲靡靡之音》专辑里如何颠覆偶像的歌声,也是一种历练和沉淀之后的颠覆,而绝非是心血来潮的颠覆。除了已经被说烂了的演唱天赋之外,王菲再造邓丽君作品获得成功的原因,其实就在于她面对昔日的偶像,经历了借鉴、消化和扬弃三个过程,并最终通过自己的天赋,将这些曾经的经典给新陈代谢出了一种新感觉。因此,《菲靡靡之音》里所有作品的成功,尽管从外表上看,有一定因为标新立异而让人们获得新鲜感的原因,但更为重要的,一者是经过二十年的积累,王菲对于邓丽君的音乐已经到了信手拈来、活学活用之用的程度,就像句句都是典的杜甫,早已将知识与灵感融合到了一起;二者则是王菲已经将《菲靡靡之音》融入到同时期她的演绎技巧版图,而此时的她,恰恰正是已经将Dolores O’Riordan和Elizabeth Fraser融会贯通成自己风格的巅峰时期。纵观之后王菲转投EMI而更重视音乐整体平衡表现力的未来,甚至可以说,《天空》和《菲靡靡之音》两张专辑,正是王菲迄今为止在纯粹演绎技巧上最优秀的两张唱片,此时的她在音乐中,扮演的是一个凌驾于乐队之上指挥者的角色,天马行空、指点江山,好不洒脱。

《菲靡靡之音》也是王菲音乐生涯中,唯一一张由全港班底打造的全国语专辑,在音乐呈现上,当然远非早年录制《迷人小姐》时,那支名为“单身汉”棚虫游击队的质素所可比拟。不过,虽然专辑的制作人是梁荣骏,但不可忽视的是,《菲靡靡之音》里不断涌现出来的Cocteau Twins韵味,却时时刻刻提醒着歌迷,当时张亚东和窦唯对于这张专辑音乐构造上的间接贡献。

在作品的选择上,《菲靡靡之音》也算是煞费苦心,与同年许多的邓丽君纪念专辑相比,这张专辑的选曲堪称是最冷门的,没有《甜蜜蜜》、没有《小城故事》,也没有《恰似你的温柔》,这或许会让想回忆邓丽君的歌迷感到失望。但当一个歌手的翻唱专辑,最后营造出的效果,却仅仅只是在被翻唱者和他的歌迷间搭了一座桥,那么这样的翻唱不翻也罢。而王菲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也和选曲的相对冷门有一定关系,因为这就给了她更从容的重造空间,可以让自己尽可能减少根深蒂固影响所造成的干扰。专辑的十三首曲目,共选自邓丽君的十一张专辑。相对而言,《但愿人长久》已经算是这张专辑中演绎得最传统的一首作品,但即使如此,王菲的演绎同样还是和邓丽君的歌声相去甚远,一个是浅银色,冷艳中带着梦幻般的色彩,一个是粉红色,温暖中洋溢着生活化的质感。事实上,到了此时,单纯从音色和演绎的处理,王菲和邓丽君已经完全没有了可比性,从声乐的角度来讲,她们已经代表了各自世界的最高境界。而所谓翻唱作品最高的成就,其实就是原唱与翻唱因为平行式的并驾齐驱,从而让区分优劣变得失去意义,因为这就好比是在黑与白、蓝与绿之间做出选择。王菲的翻唱有多经典、多深入人心,可以在2004年“活出生命”演唱会上找到一个参照。在那次张学友的慈善个唱中,虽然学友本人在报幕时没有忘了邓丽君这位首唱者,但在实际的演绎中,尤其是一句“起舞弄清影”,则完全暴露了他演绎此曲的“拷贝”版本,从一位传统性的天王唱将,都接受王菲这样“另类学说”般的唱腔,都足以说明王菲至少已经从声乐的角度,改变了一个时代的发声习惯,树立了一种演绎歌曲的新标准。而这种标准,则因为王菲和邓丽君这两个名字的碰撞,变得更有交汇般的意义。唯一遗憾的则是当年两位新老天后合作的一幕终究没有出现,而那首至今没有亮相的歌曲,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个天后出现时,才能与王菲共唱之。最后的一个问题则是,这个日子我们还要等多久?

王菲邓丽君张国荣翻唱演绎张清芳似水流年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