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2022,军旅、谍战偶像化之后再分岔丨类型剧报告(1)

2021年年末,军旅剧《王牌部队》和国安剧《对手》在剧集市场中的表现均十分亮眼。

《王牌部队》在无宣传、无预热的情况下突然空降,屡获收视佳绩;《对手》从开播到收官,口碑始终坚挺。它们成为了年末剧集盘点时绕不过去的两部热剧。

上热搜是《王牌部队》的日常,连带着好几部尘封许久的军旅剧也被人们拿出来溜了一遍又一遍。然而,一个略显残酷的事实是:这些观众期待的军旅大剧,都没有出现在各大视频平台和卫视2022年的待播片单上。

而谍战剧则因为《叛逆者》《对手》带来的高热度和口碑,让人恍然看到了这一类型黄金年代的影子。更重要的是,它们都继承了经典谍战剧的优良传统,并在叙事上有所突破,让人对这一早已发育成熟的类型有了更多期待。

近几年,军旅剧和谍战剧有着相似的命运:都不得不尝试突破和创新,都走向了年轻化、偶像化,都被赋予了帮助年轻明星转型的使命,都成为了视频网站拥抱主旋律的重要方式,也都有过几部出人意料的品质之作。

各自的答卷能得几分,播出渠道最知道。两大类型今后的路走向何方,制作公司最清楚。

2022年,我们将看到怎样的军旅剧和谍战剧?

军旅剧:将偶像化进行到底

纯军旅剧逐渐消亡,泛军事剧占据主流,已成大势。倘若说得再严重一点,“军旅”正在从类型降级为元素。

从2022年各大卫视和视频平台的招商片单中能够发现,军旅剧在剧名上竭力“去军事化”,凸显爱情属性,在创作上则向“泛军事剧”看齐,在演员选择上向偶像靠拢。

具体表现为:行业剧的类型,军旅剧的元素,甜宠剧的内核,主旋律的表达。

《我的人间烟火》融入消防、医疗等元素,呈现火灾、暴雨、高楼救援、车祸现场、地震灾区等极限场景,描写男女主人公的同生共死。《许你岁月静好》展现的是独立女性和优秀军官的结合之旅,对“军嫂”这一群体的情感生活有着更深刻画。从目前的简介来看,这部剧也少不了医疗元素。《照亮你》讲的是消防队长和女记者的浪漫爱情故事。

去年,一部《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一部《爱上特种兵》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它们都曾被称为“中国版《太阳的后裔》”,男军官(特警)和女医生的叙事,成为了军旅剧的经典写法。目前看来,这种写法在2022年还将继续发扬光大,不同的是,男消防员明显增加,女主人公的职业也不再只局限于医生。

另外一部分剧集则有硬核军旅剧或泛军事剧的底色。《最可爱的你》脱胎于湖南卫视的人气真人秀《真正男子汉》,协助摄制及指导单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政治部宣传局。这个节目有望被开发为系列剧集,通过女子特战、航天先锋、试飞英雄等多个群体,展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血、责任和担当。

《特战荣耀》讲述的“兵王”成长史,涵盖了大量军事训练和军事斗争的内容,运用了大量的特效、动作、烟火、枪械。这部剧的整体定位是:展现90后新一代军人的成长历程,从剧名选择、拍摄方式、演员选取,都朝向了年轻化。

《藏锋》较为特殊。它改编自吕铮的同名小说,讲述的是从事文职工作的“字警”在特警队逆风翻盘的故事。

《蓝焰突击》以青年消防员为主角,全方位地刻画了消防员的内心活动和情感转折,塑造了一群青春热血的人物群像。

不难发现,题材上,“泛军事剧”已完全占据主流。表达上,则要将年轻化、偶像化进行到底。

事实上,还有一类被片单“遗忘”但颇受观众关心的军旅剧,可能会以一种空降的方式在今年播出。包括《我们正年轻》《蓝盔特战队》《战警》《义无反顾》《特战行动》《精兵劲旅》《战争零距离》等。

某些剧集涉及到了军旅题材的敏感话题,修改绝非一日之功。有些则已积压多年,传出送审的消息后便陷入沉寂,就连官微的更新都停留于几年之前。

谍战剧:传统正剧范儿的回归

与军旅剧完全不同,今年的谍战剧去流量化明显,在市场上也有相当的竞争力。不妨大胆下定一个结论:今年将会是谍战剧大年。

上周,唐德影视的一则公告引起了业内人的关注。唐德影视与浙江贤君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共同作为授权方就一部近代传奇题材电视剧与腾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签署了《视听作品独占性授权合同》,授权费为500万元/集,暂定40集,合计2亿元。

从授权方和作品题材体量来看,这部剧极有可能是《无间》。公告里还规定了详细的首轮播出规则,并透露“不得晚于2022年3月15日交付成片介质以及所有播出许可文件,并不得晚于2023年3月15日前首播卫视黄金档以日播形式独家或者联合独家连续完整播出”。这意味着,我们大概率将在今年看到这部作品。

事实上,汇聚靳东、王丽坤、张志坚等演员的《无间》,的确是剧集市场上的热门,五家卫视2022年的片单中全部出现了它的身影。

谍战剧精干创作力量正在回流。柳云龙和孙红雷都是谍战剧黄金年代的代表性人物,前者和于和伟、雷佳音联袂,带来一出《叱咤之城》,后者同黄磊、张颂文、江一燕一起,上演《惊弦》。

《叱咤之城》的角度相对新鲜,地下党将与日本殖民机构、汉奸银行进行暗战,在经济领域阻止日寇的掠夺,破坏日伪的清乡行动,帮助抗日根据地筹措军用物资。《惊弦》则有很多谍战剧的经典元素,如假扮夫妻,抓内鬼等等。

值得关注的还有改编自麦家同名小说的《刀尖》。原小说本是麦家在《解密》《暗算》《风声》取得成功之后完成的仓促之作,招致了很多读者的批评,此前已有同名电视剧播出。几年前,麦家对这部小说进行了大幅度修改并重新上市,电影版和剧版也相继筹备。它将根据真实历史事件,还原中共王牌特工尘封七十年的传奇故事。

与麦家作品《风声》有渊源的黄晓明担纲了《潜伏者》的主演,该剧由余飞编剧,以潜伏在汪伪特工总部的党员方嘉树为主人公,讲述了方嘉树与同为地下工作者的陶玉玲假扮一家人在汪伪政权中周旋,为我党获取情报的故事。

《薄冰》由《麻雀》《惊蛰》的编剧海飞打造,讲述军统王牌间谍陈浅在一次次行动中逐渐明确革命信仰,为人民而战的故事。

最独特的《风起陇西》自不必多说,近来观众在很多马伯庸的作品中都欣赏到了古代谍战元素,而《风起陇西》更强化了谍战的叙事功能,且故事背景发生于人们熟知的三国时期,自然受人期待。

破茧成蝶一线间

正在热播的《王牌部队》的正式版本为40集,与此前传出的体量比短了很多,其中坎坷,不言而喻。某种程度上,它的经历代表了绝大多数军旅剧面临的现状。

去年的一次研讨会上,在军旅剧领域深耕多年的导演张寒冰说出了自己在创作上的一些困惑,“如果我拍一个40多岁的旅长,这是一个新视角,但市场不会认可;如果我拍一个戴罪立功的老兵重回军营,报效祖国报效党的故事,审查可能不会通过;如果我写一个新兵步入军营追求他的爱,观众恐怕不会答应;如果我拍七八十年代的军营故事,又很容易在市场受挫……”

即便这些设想全都能拍,也会很快在创作上滑入陷阱,因为军事题材对人物塑造和情节编织有极其严格的规定,这导致了军事题材作品的单一化甚至重复化。

担忧正在变成现实。一方面,创作难、过审难,仍是横在创作者面前的大山;另一方面,偶像化的类型叠加之路起步不久,眼看着刚出成绩,就要因为同质化而再次进入死胡同。不免让人感叹,军旅剧究竟路在何方?

事有两面,一些已播出剧集的经验仍值得参考。《号手就位》作为首部火箭军题材,获得了军方的大力支持。拍摄时大力协助,播出时努力宣传,完结后积极总结。这说明,硬核军旅剧仍有出路,考验的是主创人员的耐心和渠道。

目前看来,偶像化的军旅剧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但仍有不和谐的音符。演员的表演方面,训练时流不出汗,演习时沾不上土,仍是常态。如此种种,削弱了军旅剧应有的鲜活度和真实感。

还有一些场外因素需要注意。军队和社会奉行的是两套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当下观众与以前观众的观剧喜好和价值判断也完全不同。经典如《士兵突击》,许三多都在不少平台变成了一个“万人厌”,而目的性强的成才却拥有了大量拥趸。观众的变化无疑对主创人员的叙事理念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只有题材找对,演员避免伪投入、伪转型,主创们因时而变,军旅剧才能迎来真正的破茧重生。

谍战剧的创作正在回归常识,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敌我双方的暗潮争锋仍需要有实力的演员挑大梁,才能真正发挥这个题材的魅力。

《对手》的创新向创作者证明,谍战、反特、国安的创作并非只有一条路,主管部门仍然愿意为有创新、有表达、有信仰的剧集开绿灯。

《叛逆者》的成功也表明,只要保持演员为故事服务的初心,年轻偶像的加盟就绝不是障碍,反而会起到1+1>2的效果。如果一味地以流量吸引年轻观众,忽略谍战剧的故事本位,就成了舍本逐末。

无论是强情节,还是生活流,都是经典谍战剧的优良传统。只要创作者坚定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么谍战剧之树就会常青。

【文/许心强】

谍战英雄岁月之王牌部队麦嘉小说谍战片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