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结束了,但更多喜剧人有信心了

作者|王半仙

在一个综艺节目的结尾,搞一个足够规格、足够认真、足够排面的颁奖礼,挨个嘉奖那些踏踏实实搞创作的喜剧演员和编剧们。

这个事听起来好像有点“楞”,没那么符合综艺的娱乐氛围,但偏偏获得了观众的热泪,也获得了一众行业人士的小作文安利,一个晚上豆瓣评分从8.0涨到了8.2,这就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魅力之处。

作为四季度市场中的“清流”作品,从开播到结束,都不靠冲突和话题,而是以一个个优质的喜剧作品赢得青睐。

从《互联网体检》的辛辣讽刺,到《时间都去哪儿了》的生活共鸣,再到《台下十年功》的热爱表达,社交平台上经久流传的总是作品的名字,当然,还有台上的演员和台下的编剧们。

作品传播的过程之中,那些原先不被关注,自嘲为“腰部演员”的喜剧人才逐渐被看见、被喜爱。

举个有点“好笑”的例子,之前总是演十八番配角的蒋龙,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恰逢《风起洛阳》播出,当他的角色白浪出场时,弹幕被“这不是表演学院毕业/荣获过三好学生/不爱洗脚的蒋龙吗”所刷屏,而这正是喜剧作品《最后一课》里的台词。

不止是观众的认可,还有市场和行业的邀约,节目还未结束,社交平台中就流传着各种参演的消息。而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收官现场,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CEO陈菲更是现场带着合同,签下了王皓和史策出演《二十不惑2》中的角色。

从这个角度来看,爱奇艺和米未共同打造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正在突破一个综艺节目的娱乐价值,真正对喜剧、影视行业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力。

01抛掉定式,喜剧综艺有更多可能

“什么是sketch?”

从颁奖礼往回倒,回到《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刚开始的时候,第一个节目《互联网体检》登场,演员蒋诗萌在台上专门解释了sketch(中文素描喜剧)的定义:短平快、一个包袱玩三番、每番要升级,正式将素描喜剧带入了更广泛的大众视野。

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之前,舞台喜剧在多年创作开发之中,有落入窠臼的倾向,无论是行业还是观众都在期待喜剧综艺的更多创新和可能,希望有更加新鲜的形式和题材来满足不同需求。

从多样性来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出现,实际上是在拓宽舞台喜剧和喜剧综艺的创作边界。因为相比较其他节目,《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把对类型的限制降到了最低,“有人物有场景”,这是马东在和娱乐资本论对话中提到的唯二两点要求。

在宽松的条件下,包括素描喜剧在内,各种类型的喜剧都获得了被观众喜爱的可能。

比如漫才,依靠强风格、无厘头被观众所喜爱的胖达人组合(土豆、吕严),在第六期节目中贡献出了用漫才托底,多种元素融合的《父亲的葬礼》,当晚就登上了热搜第一。

比如物件剧,演员武六七在《花匠》里,用道具为所有人编织了一个属于童年的梦境。比如音乐喜剧,《这个杀手不大冷》《父子的心声》都将音乐作为喜剧效果的一部分。还有默剧、独角戏等等。

多元化的喜剧类型使得节目能够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一方面改变了市场和观众对于喜剧类型的固定印象,另一方面也是在帮助这些喜剧类型筛选出他们的消费者。

在类型之外,《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在取材和表达上,更加关注当下时代和用户生活,比如对互联网、减肥、超前消费等现象的讽刺和吐槽,就与青年文化息息相关。

其中最典型的创作者莫过于大宇治水组合(大锁、孙天宇),在《偶像服务生》《时间都去哪儿了》和《一出不好戏》中,创作者用略带吐槽和讽刺的手法,将当下用户的追星文化、拖延症、看剧吐槽呈现在舞台上,让观众产生了强烈共情,其中《偶像服务生》就获得了“最受观众喜爱作品”奖。

综艺是文化产品,自然也是时代精神和大众诉求的集合体。如果说类型多元化带来的新鲜感是观众一开始打开《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原因,那么在取材和表达上反应时代,深度贴近用户,与他们共情,才是节目始终牵引观众不断沉浸观看的原因之一。

无论是类型还是取材,都建立在创作者敢于创新和突破的思维之上,这一点需要平台的支持。

爱奇艺一直是这样一个鼓励创作者的平台。首先是在宽容度上,喜剧冒犯的尺度被最大程度的放宽,超前点播、编剧创作也获得了表达的空间,这是爱奇艺作为平台的“格局”。

其次是在创作土壤上,爱奇艺作为面向全年龄段用户的平台,能够容纳不同类型、话题和创作风格,一方面是从平台中取材,另一方面也使喜剧创作不断得到正向反馈。

可以这么说,爱奇艺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诞生和走红的充分必要条件,那么从爱奇艺走出去,节目其实还有待发挥的长尾效应。

02喜剧人才从哪里来,往何处去

“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这句话是影视行业流传多年,同样也登上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舞台上的名言。但在决赛现场,马东做了一点小小的修改:“没有小角色,也没有小演员,只有努力的演员。”

其实影视行业虽然经过了互联网的洗礼,但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相对封闭的行业,上升通道相对狭窄,包括演员在内的各类人才想要出头都不太容易。

尤其是喜剧人才,受到行业本身体量以及创作难度的影响,往往蛰伏于各个类型和工种之中,但行业又需要大量的喜剧人才,于是常常出现供需不平衡的状况。《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首先为行业提供的,是一大批有演技、有创编能力的好演员。

怎么体现“好”呢?靠的还是作品。

不同于其他喜剧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创作逻辑很简单,就是“从观众中来,到观众中去”。综艺中的每一个节目都会提前在小剧场里经过观众检验,观众的反应会作为筛选依据,和帮助演员调整的手段,这保证了作品的基础质量。

颁奖礼上被选出的三对年度喜剧搭档,都是靠一个接一个的优质作品积累了观众好感度,尤其是皓史成双组合(王皓、史策),从《世上最美的女人》到《披星戴月的想你》,紧扣爱情命题,发掘恋人之间相识、相处、分手、结婚中的喜剧效果。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说观众对大宇治水和逐梦亚军是“一见钟情”,那对皓史成双就是“日久生情”。当然还有朝阳男孩、江东鸣等等组合,这些优秀的创作者们构成了一副喜剧人才群像,

不过每一个好作品出现,除了台前的演员,应该被关注的还有幕后的编剧们。《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和过往的喜剧综艺不同,不仅使用共创模式来创作作品,还将编剧也推到了台前。

看节目的观众都会发现,每次节目开场的片头介绍里,编剧的名字都会和演员同时出现,而到了表演结束阐述创作理念的时候,编剧也会拿起话筒,和演员共同表达,六兽、还珠、于奥等等都是节目观众耳熟能详的名字。

颁奖礼上,节目组最先颁发的奖项,就是年度最佳喜剧编剧奖,颁给了《最后一课》《台下十年功》《反诈银行》等作品的编剧六兽。当最受行业瞩目作品颁给《笑吧,皮奥莱维奇》时,颁奖者华策影视集团副总裁傅斌星也在现场表达了对于奥的认可。

如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收官,这些喜剧人才将带着全新的关注度出发,为行业贡献力量。

03喜剧还有哪些可能?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决赛叫做“毕业大戏”,不仅和表演学院学生毕业仪式同名,在功能上也有些类似之处。

因为这场毕业大戏不止演给观众,还有到场的正午阳光、柠萌影业、华策影视等一众影视公司的资深制作人们,他们来到这里,是来邀请优秀的喜剧人才加入创作队伍。

或许有些人会疑惑,为什么喜剧综艺收官,来的是一众影视大咖,这正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不同之处。

相比较同类型综艺,甚至是市场中的演技类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为行业提供的是拥有全方位能力的人才,不仅有演技,还具备创编能力,拥有产出独立作品的能力,是如今的影视行业里的稀缺资源。

其实用户对喜剧作品的需求一直存在,但纯粹的喜剧在剧集市场里因为多种原因逐渐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喜剧+”,在不同类型的作品当中加入喜剧元素,能够更好地调和作品节奏和观众的观感。

这也就意味着,《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作用不会仅仅局限于喜剧领域,而是为影视行业整体注入新鲜活力。当这批能编能演的新鲜血液流入市场,会给“喜剧+”开拓更多的创作空间,带来更优质的作品。

而对爱奇艺来说,《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只是一个开始,这档综艺显示了平台在喜剧创作上的能力,也证明平台在选人和选项目上的眼光。过往的成绩中,说唱、潮流、悬疑剧集等各种风格的文化产品都在平台的助推之下,不断成长为市场的热门品类,如今的喜剧也是一样。

从这档节目以及已公布的片单来看,接下来是爱奇艺发力喜剧赛道的一年。恰逢小逗剧场官宣,公布了《破事精英》《瓦舍江湖》《医是医二是二》三部作品,进一步夯实 “喜剧标签”。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的招募已经开启。这档综艺的生命力和价值将会延续下去,爱奇艺也会继续发挥平台的力量,前期吸纳更多人才,中期为创作提供空间,后期将喜剧人才推向市场,达成正向循环,为更多喜剧人才和喜剧类型创造通路。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