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高考

她没得最佳女主角,真不意外

今年的“金鸡影后”之争,几乎就是“二张”(张小斐、张子枫)之争。因为刘敏涛、刘浩存“二刘”实在是都不能打。如果按照以前的操作,颁发出“双黄蛋”影后,“二张”都算名副其实。

(2007年第26届金鸡影后桂冠,就是由《好奇害死猫》刘嘉玲&《爱情的牙齿》颜丙燕并列)张小斐金鸡梦圆有多激爽,张子枫成“金鸡遗珠”,就有多让人唏嘘、感叹、鸣不平。先看作品数。都说张小斐“14年终于梦想成真”,可是,张子枫也演了15年戏。从业时间打个平手。论作品数量的话,张小斐的《你好李焕英》从贺岁档爆火之后,资源曾断档近200天;而同一年,张子枫有5部作品登上大银幕,而且都是女主,被坊间戏称“张子枫年”。

再看得奖规律。华语影坛的大部分颁奖礼,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演贺岁片、喜剧片的女演员,都很难拿到影后奖杯。

(也有例外,比如王菲居然凭《天下无双》在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拿了个影后……)最后看大盘。最佳男女主、最佳男女配这几个单项奖,需要至少5个候选人。今年候选影后,只有4个——很显然,是女演员的“小年”。刘敏涛还是电视咖;刘浩存这一年,即使有国师护荫,口碑还是因为家里的事,flop 得厉害。她俩谁拿,都难以服众。电视界已经有过“金鹰水后”,电影界打死也不敢搞“金鸡水后”的。

选了大“张”,有情怀分,也有“鼓励大家实现梦想,再晚都不迟”的正能量意义;而张子枫,满打满算今年才21岁,她的职业道路还长着呢。并且,她缺少颁奖台上需要的那种,演了N年戏、奋斗了小半生,终于等来贵人、赢来“掌声响起来”……那种可歌可泣的励志故事。

评委们是不是觉得,她就是尽自己本分,一年上了5部电影,完成自己作为演员的本分,而已?实则,去年暑期,《盛夏未来》上映时,就有网友在呼吁:张子枫什么时候才能拿影后啊?《盛夏未来》并不好演,青春期少女陈辰,需要的一是“勇”,二是“作”。如果不够“作”,她就不会临近高考了,大半夜跑出去淋雨游泳,“作”到缺考。让她妈的陪读生涯,从一年延长为两年。如果不够“勇”,她就不会跟郑宇星明目张胆组CP,还跟同学们介绍:这是我现任。

搞得当妈的郝蕾都懵了:你们俩小孩儿,早恋就早恋吧,能不能正常一点啊?

因为剧情的暗示,她跟郑宇星注定没法在一起。父母分开她没哭、复读她没哭,跟郑宇星说“要是你也喜欢我,多好啊”的时候,贡献了全片唯一的一滴泪。说实话,在《小敏家》之前,这是我在国内大银幕上见到的,最复杂而“有戏”的少女角色了。《中国医生》中,只有一分钟的镜头,同样因为“一滴泪”出圈。那场戏是她父母在抗疫中牺牲,她去领取骨灰、遗物。

亲属牺牲、领取遗物,在国庆档的《我和我的父辈·诗》里,章子怡也演过。中年演员章子怡,是结果遗物,先拜托上级:不要告诉孩子。在开始啜泣。20岁的张子枫是,问对方:爸爸没了、妈妈没了、以后我怎么办?一滴泪滑落。高级的表演就是,贴着人物演;最高的标准是,准确。所以这场戏惹得(从前爱发飙的)导演刘伟强发微博连连夸赞:一句词,一个眼神,这场戏,一条过。

提名金鸡奖的作品是《我的姐姐》,属于生活流的作品,都是家长里短,一不小心就会演“散”了。张子枫演的不是表情、动作,她演的是:变化。“天上掉下个半大小子喊自己姐姐”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得抓狂。况且,戏里戏外,张子枫自己都才刚成年,怎么“有当爹又当妈”啊?

不负责任的亲戚、天天闹腾的弟弟……自己考研也考不安生、拍拖也拍不安生。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愤怒。第一次触动是姑妈对安然说:我是姐姐,从生下来那天就是,一直都是。

张子枫憋着眼泪吃西瓜,不敢眨眼,怕流眼泪,只能低头抬眼向上看,希望眼泪快点干下来。跟弟弟破冰,来自于弟弟的那句“可我只有你了”。俩人成了命运共同体,她才把弟弟看成家人。

这,就是变化,而不是“哭就哇哇哇,笑就哈哈哈”。20出头,已经拥有了近15年的戏龄,这是她的幸运。

(2006年,5岁就开会拍广告了,濮存昕演她爸)但她就没有那种,从小混片场,提前形成的、“包浆”般的油腻,反而会有清醒的自知:怕内心情绪复杂的角色,演出来只是脸上一些细微的动作,被观众看作是面瘫。

她会用观众视角审视自己的演出,这就是成为优秀演员的潜质。很多人说她资源不行,大概是因为:2019年,《嘉人》四月刊的封面上,由文淇、张子枫、关晓彤、欧阳娜娜组成的95后“四小花旦”。

欧阳娜娜代言不断,社交媒体当红博主;关晓彤红毯不断,当红偶像女友——资源如烟花般绚烂。但是,作品呢?资源这东西,永远不止一个封面、两个代言这种……大风刮来、给谁都行的东西。她的“资源”有迹可循。张子枫演过一部剧《我的父亲是板凳》,女主是陶虹,因为喜欢她的表演,介绍给了家里的“百亿大导演”。

所以拍《摩登年代》时,徐峥就找了张子枫演父女。这部片的男主王宝强,同样和张子枫配合默契,又把她介绍给好友——陈思诚。这才有了陈思诚找张子枫,在超级IP《唐人街探案》中客串少女思诺。造就了思诺邪魅一笑的名场面。

《唐探3》里依然有她,升级版的邪魅一笑,给了观众更多的遐想空间。既是天使,又是恶魔。

从陶虹到徐峥到王宝强到陈思诚到这,难道不是资源?大家能不能不要那么短视,只把杂志封面、广告代言当资源。对演员来说,最好的资源难道不是一出接一出的好戏吗?内娱的小花扎堆偶像剧,疯狂接综艺,张子枫选了一条不那么好走的演员路。

《向往的生活》是她唯一一档常驻综艺,在里面安安静静,轻微社恐。大概只有遇到彭昱畅的时候,会稍微放开一些。蒋方舟就在《圆桌派》中吐槽过,明星为了拉近跟大众的距离,增加记忆点,塑造了多少与自身相左的“虚假人设”。

张子枫的“社恐”,是每个20+年轻人都会有的,她没有那么老练,就没有那么油腻。她的叛逆也好、冲动也好,都在戏里燃尽了,生活中“正常”得不像个“00花”。但,好饭不怕晚。后发制人的,有时候反而潜力更强——本届影后张小斐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争番位、争资源……那都是别人的事儿。就这么踏踏实实地做好本职工作,在不远的将来,总会有那么个奖项,不晚不早,来得正好。

张子枫最佳女主角张小斐综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